民胞物与

来自夜航船
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

宋代理学家、关学创始人张载,在其著作《正蒙》第十七篇《乾称篇》的开头有一段话,张载把它抄录贴在西边的窗户上,称《订顽》。

程颐将其改名为《西铭》,对其推崇备至,甚至将之与《论语》《孟子》等经典相提并论。程颐称赞说:“《西铭》明理一而分殊,扩前圣所未发,与孟子性善养气之论同功,自孟子后盖未之见。”

张载在《西铭》中说:“乾称父,坤称母;予兹藐焉,乃混然中处。故天地之塞,吾其体;天地之帅,吾其性。民吾同胞,物吾与也。”

西铭

又称 订顽

乾称父,坤称母。予兹藐焉,乃混然中处。故天地之塞,吾其体。天地之帅,吾其性。民吾同胞,物吾与也。大君者,吾父母宗子,其大臣,宗子之家相也。尊高年,所以长其长。慈孤弱,所以幼其幼。圣其合德,贤其秀也。凡天下疲癃残疾,茕独鳏寡,皆吾兄弟之颠连而无告者也。于时保之,子之翼也。乐且不忧,纯乎孝者也。违曰悖德,害仁曰贼。济恶者不才,其践形唯肖者也。知化则善述其事,穷神则善继其志。不愧屋漏为无忝,存心养性为匪懈。恶旨酒,崇伯子之顾养。育英才,颍封人之赐类。不弛劳而厎豫,舜其功也。无所逃而待烹,申生其恭也。体其受而归全者,参乎!勇于从而顺令者,伯奇也!富贵福泽,将厚吾之生也。贫贱忧戚,庸玉汝于成也。存,吾顺事,没,吾宁也。

《西铭》是张载的一篇重要著作,一名《订顽》,可能是一篇独立的著作,但也出现在《正蒙》第十七篇,列在第十七篇头条。第十七篇题为《乾称》,就是取这个头条的首句“乾称父”的头两个字以为名的。究竟是先有《西铭》,范育、苏昺编《正蒙》时把它编进去,或是先有《正蒙》,当时人把《西铭》从第十七篇中摘出来,使之单行呢?实际的情况可能是前者。照上面所讲的,张载于去世的前一年,把他以前所写的文章、札记等交给他的学生,他的学生范育和苏昺把这些稿子编为《正蒙》。《正蒙》并不是一部有系统的完整的著作,而是论文笔记汇编之类。其成书在张载去世前一年,或甚至在此以后。在此之前,还没有《正蒙》,而在有《正蒙》以后,张载也没有时间再写重要的著作。实际的情况可能是在张载交给他的学生们的稿子中,包括有《西铭》和《东铭》,范育、苏昺等编《正蒙》的时候,把这两篇编入第十七篇,以《西铭》为头条,以《东铭》为末条,仍保持东、西对峙的意义。

东铭

又称 砭愚

戏言出于思也,戏动作于谋也。发乎声,见乎四支,谓非己心,不明也。欲人无己疑,不能也。过言非心也,过动非诚也。失于声,缪迷其四体,谓己当然,自诬也。欲他人己从,诬人也。或者以出于心者,归咎为己戏。失于思者,自诬为己诚。不知戒其出汝者,归咎其不出汝者。长傲且遂非,不知孰甚焉!

SafariTim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